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妄心_ 第一三一章 破阵(一)-笔趣阁

时间:2021-04-08 16:0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被ko格斗家元元小说妄心 第一三一章 破阵(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昆仑传授内外门弟子的神通共有十科,其中八科神通(武技、飞剑、雷法、遁法、摄心、幻术、符法、道兵),不禁门人修习,唯有炼丹、炼器两科,通常不授外门弟子。

    “凡人食谷,修真者食丹,真人食气。”

    我手头的昆仑典章解释:丹药是修真者的谷粮,四大宗门垄断了流通到世俗的丹药,等于卡住了天下诸邪道的咽喉。如果炼丹之术误授给不轨弟子,败类叛派自立门户,自己烧炼丹药流通妖邪,那会祸乱天下,惹出不测麻烦。

    故此,炼丹术不轻传。

    严格按照典章,我身为外门弟子,还没有学习炼丹术的资格。

    但姬琉璃不置一词,波月庄三位炼药师白石、谷幽、丹丘和阵法师赤符子以完善雷池锻体的名义倾心指点,俨然已经把我当做同等地位的内门弟子对待。

    我心里记下他们的援手。

    四人浸淫炼丹或阵法之术都在一甲子上,循循善诱为我分说阴阳易道、讲解内外丹法的相通之理。数日传授,我隐隐窥视到炼丹之术与自己本来精熟的练气之术、还有黄泉碧落炼剑法间契合之处。

    赤符子指点我定好坎离泉的后天八卦位,我们四人用了三日功夫把坎离泉造成阴阳二气两仪鱼动的坎离雷池——从此雷池灵力就无需我供养,我只需专心控制火候抽添。

    第四日(九月十四日)我单独拉逢蒙入坎离雷池,为他先开小灶锻体,也顺便把坎离雷池测试妥当。

    第五日(九月十五日)卯时我邀请众金丹门人跃入雷池锻体炼魄,至当日戌时结束锻炼。二十八位金丹的修为都有进境,众人交口称赞。有一位名步余孝的试炼弟子甚至即刻突破到金丹中层,和他的族兄步余忠晋为同一境界——我麾下金丹不觉成了四金丹上层、十九金丹中层、九金丹下层。

    夜至九月十六子时,我在桃李园集合门人,逢蒙也做颜若琳的灵兽随我一起去云梦。

    秦霄的那张荆南道西舆图还在我手上。我们离开夜郎城后过去五个整天,舆图中并没有添上几个朱红色大叉,看来剑宗这几日的进展不顺——妖邪盘踞的县城还有不到二十座,云梦城的入口应该就隐在其间。

    我取出名利圈,感应翩翩的位置。她的人约莫在舆图东方,两座县城的山野间,东南方的那座勾上了朱叉,已经被宗门清洗;西北方的还是一团漆黑。

    燕采霞说天绝谷的鬼门也是云梦之人的援手。

    夜气侵人,子时正是鬼魅出行的好时节。

    我让在天绝谷试炼过的向导萧建成与试炼弟子张辟疆向众人讲述清楚他们与鬼门中人的交手经验,然后依照姬琉璃传授的法诀施放名利圈上的遁法。

    “轰隆!”

    名利圈一闪——

    桃李园中陡然现出一道洞开的门户,迷目阴风滚滚扑入,和我们灵气氤氲的波月庄截然两个世界。我半步踏入门中,睁开适应过来的眼睛,望到门对侧血月当空,鬼号声从黑魆魆的密林中传来。

    我的名利圈一震,油然生出一种骨肉连心之感——翩翩就在附近!姬真人附的这个遁法,在名利圈感应到的另一枚五里内开了一扇门。

    “今夜有场恶战,我们速速和龙虎宗人汇合。诸位随我入内,这扇门户只能持续三十个呼吸。”

    我回首一笑。

    忽然我肩头一沉,一只枯木般的手掌拍在我的右肩,五指嵌入我的肉中。

    我肤下的筋肉如数十条钢索颤动,“迸”地一下把鬼物如钩的五指从肩上弹开,肘如大锤击在它的胸口,旋风般折腰把这鬼物如瓷器掷出。

    阴风中响起金石钟鼎倒地零落的声音。我拔出银蛇剑以音速斩开遮挡视线和神念的鬼气,周围数丈鬼气清空,十几具还没散架的骨兵挣扎着起身,它们的骨骼在血月下显出白皑皑的光泽。

    被我掷出的鬼物腰一蜷一伸,以蜈蚣跳的内家气功又蹦了起来!他不是骷髅架子,而是粘皮带肉的行尸。我肩上寸劲打碎掉他半条手臂,肘击把他正面肋骨悉数打折,这位行尸依旧精神健朗。行尸的腹腔被我肘上的炮拳劲道打出个透明窟窿,露出脊梁骨来,月光照在脊梁骨上,映出骨头金属般的光泽。

    “原师兄,那些骨兵是烂掉的普通行尸化的,它们的脊梁骨或者头骨等隐秘-处有尸虫刻的符印,让它们按照驾驭者的念头动起来;那稍微厉害的鬼物就是铜尸,他的智能还会运用内家的拳法呐。”

    三十余岁的金丹下层试炼弟子张辟疆提醒我。

    他言犹未已,我的银蛇剑已经把铜尸自上至下中分切开,十余朵雷花从我另一只手掌心轰出,把骷髅兵的头骨都轰成齑粉。

    有五具没了头骨的骨兵还在向我围拢,证实了张辟疆“骨兵要害可能在脊梁骨隐秘-处”的说法。我提过一具骷髅兵,当链子横扫向另外四具,把他们拦腰截断。然后我看手上无头骷髅的脊梁骨隐秘-处,果然有段蝌蚪文符印。我也不管上面写着什么,直接把这条骨头拗成两截。那没有真灵的枯骨一声不吭地瓦解了。

    众门人纷纷从门户跃入鬼蜮,门户不久隐去。

    “张师弟说的对,铜尸是相当于内功境界,铁尸是外功境界,骨兵不过比普通人稍强。只是他们在夜中得了阴气,比同境界者强了三倍;而白昼畏惧阳气,要潜在暗处和地下蛰伏。消灭这样一小队活跃骨兵对我们金丹者而言是举手之劳——只是骨兵数目众多,这鬼蜮的阴气又让我们六识和神念不畅,落单的话就麻烦了。我们抱团向前方县城前进,应当无虞。”

    众门人都了解荆南道西有百万人被尸化,现在妖邪还据有二十城,有数十万骨兵可用——但龙虎宗的方向是次要之翼,正对的县城骨兵未必足万。我们众人和龙虎宗汇合,必然能一气破阵夺下。

    我请颜若琳领十个金丹中层殿后,再让南宫和实战较差的金丹与炼药师、阵法师居中策应。

    我带着地藏狮子居前先锋,又不放心柳子越,也让他紧随在我身边。马飞黄主动蹦出来跟着我杀怪,加上我选的步余忠、步余孝两个试炼弟子的翘楚、高亨、邓通、王发三个高龄试炼弟子,总共十人先锋。

    我的银蛇剑吐出一条紫电腾蛇,雷光环绕,把我们众人周围方圆一里照彻,潜藏在阴风中的鬼物无所遁形。

    “飞剑慎用,不要被鬼煞气污秽了。尽量使用雷法和武技,元气不够用服丹。我们丹药充足。”

    我们顶着阴风向西北乾位择路而行,我一边用雷珠点碎骨兵的头骨和脊梁骨,一边向身后随人发出各种命令。昆仑诸人的飞剑大多不及剑宗,只是中品宝剑,多沾鬼气会污损。一些经验不足的门人吝啬自己的真元,不肯放出掌心小煞雷,我出语纠正。

    “还有要惦记足下,小心躺地尸刨出来。”

    我的银蛇剑砍飞三个领头铜尸的头颅,一手拔出爪子从土下伸出一半的铜尸,一剑腰斩之。高亨等三人闻言愕然,六只铁尸爪子已经攥在了他们足底。

    “噗!”

    六爪齐齐削断,我看到高亨三人的鞋底冒出中品轮刃——看来他们都是从牙齿武装到了脚底。我的掌心吐出三朵雷花,正触在铁尸蛰伏的地下。地陷下去半丈,三具铁尸的半身被我粉碎。

    属阴之物擅长遁地,如同鱼在水中。我在白云乡战过食尘虫,积累过经验。

    地藏在我的左翼保持着卷毛童子的人形,只是把手脚的两对爪子变成妖形。遇到他这个方向的骨兵通常简单地一扫粉碎,和铜铁尸交手则一下把首级扭开,或者把他们的上下颚掰成两瓣扯开。

    马飞黄在右翼杀得性起,狞笑声比鬼叫还难听。我运足目力,只能看清他手里的模糊剑影,拦路鬼物的肢体上就随之出现各种孔洞,然后耳朵听到“砰砰砰”的破碎声音,鬼物四分五裂开来。此人就是斩杀寻常骨兵也使用音速出剑,真可谓浪费元气。但他的体力真是牲口一般,仿佛没有穷尽,让我叹为观止——我也记下他手中的飞剑也该在上品之列,不怕鬼气污秽。

    柳子越守在马飞黄身边侧卫,可前敌都丧在马飞黄剑下,他也无事可做,就在一旁闲看,一次手也没有出过。忽然他想起什么,取出袖里小册子,开始计算我们砍掉的尸兵人头。

    两步和高、邓、王五人则负责把没死透的尸兵了断,同时也搜刮些入得了眼的战利品。等和龙虎宗汇合后,由我来分配。

    南宫的周身依然游荡着若隐若现的天机丝,他只是护着中间门人跟随开路的我们,并没有把太多的心思放在扫荡骨兵上。那些还在按照惯性挣扎的尸兵手足触上天机丝,就彻底切成了块块肉丁。

    队伍的后方金光大盛,红衣少女驾飞熊腾空,金乌剑向下射出十道剑光,梳子似得扫过蹑踪尾随的队队残兵。她没有用金莲庆云护体,显然是当热身,另一方面也在节约元气。

    “嗖——嗖——嗖————”

    西北角半里外的阴风传来让人阴神战栗的铃声。

    是鬼门的搜魂铃。

    ——让畏死者知避道,让不畏死者抱长恨。

    前方有天绝谷的鬼将出动!

    我默念了几句上清典稳住神魂。两步面上也是一变。高邓王三人却浑然无恙,满头皓发的高亨掀开自己的外衣,露出贴满镇魂符的内甲,

    “原师兄,我们三人两甲子中为了应付九难试各种绝地,指定了很多方案,囤积了很多符宝。这诸多辟鬼灵符是过去我们从龙虎宗买的,本来是为了应付天绝谷那站,没想到用在这里了。”

    我莞尔,然后持剑领先锋诸人疾步趋上去。我的周身漾起了圈圈雷光环卫,罩住自己,也把先锋中较弱的五人罩起来。

    借着紫电腾蛇的雷光和血月,我看到近百浩浩荡荡骨马遮挡在我们之前。骨马后迤逦一里拖着荷戈持戟的队队骨兵。骨马系着金铃,马上骑士们全覆着暗影鳞甲,持着中品宝枪。两个擎着丈二高魂幡的高大骑士簇拥着为首的鬼将军。

    骑士都是筑基之气,是鬼门的银尸,而簇拥鬼将的骑士气在金丹上层,也就是鬼门的金尸。鬼将军的气深不可测。

    骑士似乎把什么人物包围了起来,鬼将军正在马上观兵。

    我们三十余人如海啸山洪地庞然之气让鬼将军转过了身。

    他秘银吞龙盔裹着的脸面一半是骷髅、一半是英武刚毅的人脸,骷髅脸的眼洞窟窿里晃动着一撮磷火般幽蓝光,和胯下骨马-眼洞里的鬼火一般无二,而人目的瞳孔则是飞动的点漆。

    我的名利圈大震,我知道两百步外、人墙后面,他们包围的就是翩翩。

    骨马包围的圈子中有股熟悉的金丹气息也是一震。

    ——翩翩也知道我们来了。

    但我没有感应到龙虎宗荡魔院主燕采霞的气,心中不由一紧。

    红衣少女飞落在我身边,

    “师叔,你犹豫什么!杀光全部尸兵,救翩翩呀!”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